首页  »  古典武侠  »  女将(上)

女将(上)






--------------------------------------------------------------------------------

北宋名将杨令公,自从金沙滩一役,父子八人,只剩下六郎生还,五郎出家,四郎入赘番邦,其他战死沙场
,天波府剩下一群寡妇。这群寡妇独守空房,好不凄苦。犹其是三娘,年青貌美,想起当日丈夫健在时的闺
房乐,更是慾念高张,于是发生了....

北宋末年,杨家将英勇善战,安邦定国,杨令公率领他的七个儿子,杀得辽国丢盔弃甲,闻风丧瞻。

可是,奸臣潘仁美投降吏国,勾结番邦,阴谋陷害,杨令公头撞李陵碑而死。大郎、二郎、三郎都在金沙滩
一役惨死。

四郎流落番邦,五郎在五台山出家,七郎竟被潘仁美乱箭穿身而亡,只留下六郎一人,镇守边关。

杨府内,剩下了一群可怜的寡妇。

她们心怀深仇大恨,日夜想要刬除潘仁美,为夫报仇。

可是,潘仁美深得皇帝的信任,他的女儿正是皇帝最宠爱的妃子。

潘仁美就是国丈,如此显赫的地位,自然是无法动摇的。

据史书上记载,当时的皇帝沈迷在潘妃的美色中,从来不上朝,朝廷的事情,完全落在潘仁美手上。

他,等于是无冕的皇帝。

可是,有一天,皇帝突然清醒过来,废了潘妃,将潘仁美下狱处死!

为甚幺皇帝会有这幺突然的变化呢?

潘仁美为甚幺从一个无冕皇帝沦为阶下囚呢?

史书上完全没有记载。

但是,野史中却有很多的猜测和传说。

这里介绍给各位的,是南宋一本笔记中的传说,当然,也是最香艳的一种传说。

夜深,月明。

天波府中,打了二更。

一间精緻的绣阁。

绣阁内,一张精緻的床。

床上,斜躺看一泣绝色的美人....

高高的胸脯上,罩看红红的肚兜....

緻纤十指,轻轻地搓若胸上隆起的尖尖..

圆圆的眼睛,充满饑渴的神色....

红红的嘴唇,不时吐出阵阵的呻吟....

她,就是杨三娘,三郎的妻子。

自从三郎殉国之后,她就一直守寡在家。

古时候的女人,订究的是从一而终,更何况她是杨家将的媳妇,当然不可能改嫁。

但是,女人,始终是女人。

女人,就有女人的慾望。

上至女皇,下至妓女,都是同样的生理结构,都有同样的慾望。

杨三娘守了一年多的寡,体内的慾望卸是有增无减,越来越难忍耐....

可是,身为烈士的妻子,她又必须做出妇道的榜样,做出贞洁的样子....

外表越是贞洁,内心卸越是....

因此,每每到了夜深人静的时侯,她就自己一人,躺在床上,用手指抚摸自己青春的肉体,同时回忆起丈夫
跟她亲热的情形....

月亮斜斜地从窗口照入,直照到床上,照到杨三娘美丽的脸庞上。

往日,三郎跟她在闺房内亲热的情景,一幕幕在她眼前闪过....

新婚之夜,三郎强有力的冲击....

床上、落红片片....

有一次,三郎带兵出征,足足三个月才班师回朝。

夫妻二人苦熬了三个月,结果重逢第一夜,两人足足干了七次....

当时,三娘的叫床声几乎传遍了天波府....

第二天,所有的妯娌们都在笑她....

想到这里,三娘的脸上好像发烧似地红涨了....

本来搓摸胸脯的手指更加用力....

两条修长的大腿紧紧夹在一起....

她全身发热,热得她不由自主地摘下了红色的肚兜,露出了一对乳峰....

这是三郎最喜欢的东西....

三郎的手指,曾经无数次抚摸它....

三郎的嘴唇,曾经无数次含住它,吮吸它....

这是三娘肉体最敏感部位之一,每次三郎一接触它,都给她带来无比的刺激....

可是现在....

想着想着,三娘不自觉得站了起来。

她缓缓地扭动娇躯,走向绣榻对面的梳妆檯,打开梳妆檯上的梳妆镜,

对着镜子照起来。

祗见菱花镜裹出现一张芙蓉粉脸,媚眼樱桃鼻子正,煞是迷人,真是人见人爱。

然后她退后几步,镜中立刻出现一个上身赤裸,下身只有丝质小裤的女人。

三娘稍一移动,镜里美人的迷人乳峰,马上颤动起来,

站定时,那对大小适中,像对竹笋似的乳房,雪白耀眼,当中两点嫣红欲滴,令人垂涎,三娘自歎无人享受
,频频摇头表示可惜。

三娘狠狠地用力捏看自己的乳峰,但是,毫无刺激的感觉。

「女人的胸,是要男人来摸的呀!」

三娘几乎要喊出声来。

她曾经无数次的想过,偷偷去找一个男人,偷偷地亲热一次....

可是,幻想,只是幻想。

天波府戒备森严,这里头全是寡妇,男女授受不亲,所以,天波府禁止顾用男人工作。

从打更、看门、直到厨师、杂役,全是丫环充当。

这是一个女人的世界。

当然,出了天波府,外面男人多的是!

可是,古代的女人,足不出户,尤其是寡妇,更是不準外出!

杨三娘便是被囚禁在这无形的监狱中,忍受着女人最贱酷的煎熬!

此时此刻,三娘体内的烈火越烧越旺....

她彷彿无法忍受这股熊熊燃烧的慾火,一手扯下了自己的丝质小裤....

洁白的皮肤....

黝黑的毛....

湿润的洞口....

三娘在床上翻滚....

现在,她最需要,就是一个男人!

不管他是老是少,是英俊是丑陋,是秀才或是下人,只要是男人就行!

可是,天波府就是没有男人!

她的体内产生了强烈的空虚!

这种空虚像无数只的小虫,在她体内咬着她全身的每一条神经....

她急需东西来填满这空虚!

这东西,就是男人!

三娘把手指伸了进去....

深入,用力挖着....

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指....

可怕的空虚仍然向全身漫延着....

男人的东西是不可替代的,三娘实在忍不住了,她跳下床,跑到梳妆檯前。

梳妆檯上,点看一根蜡烛。

红红的蜡烛,又圆、又粗....

三娘吹熄了烛火,把蜡烛握在手中....

啊,那感觉,就像握住三郎....

她叹息了一声,躺在床上....

两条白玉般的大腿分了开来....

红红的蜡烛在洞口研磨....

「啊....嗯....」

三娘忍不住轻轻叫了起来....

洞口泛滥了....

蜡烛不费吹灰之力,便滑进了洞内....

三娘情不自禁,又回想到从前,跟三郎在一起的时侯,有一次,三郎出征番邦,凯旋归来,带回来一副番邦
的淫具,把这淫具套在男人的东西上,可以使女人增百倍的享受....

三郎用淫具把三娘搞得如癡加醉,全身酥麻简直赛过神仙....

他们足足玩了三个月。那段时间,三娘简直被淫具搞得像妓女一般淫蕩....

后来,他们没有节制地行房,淫具居然被他们用坏了,才依依不捨地抛掉....

红红的蜡烛,擂在夹缝中,白色的水,从夹缝中流了出来....

三娘回想往事,更加淫兴大作....

可惜的是,蜡烛是个死东西,完全跟活的东西无法相比。

「活的东西!」

三娘全身瘫痪,欲哭无泪,漫漫长夜怎幺度过呢?

就在此时,房门『伊呀』一声了!

三娘吓了一跳。

蜡烛还插在她的肉洞口!

她的淫态毕露。

如果被丫环或者妯娌看见,那可羞死了!

她扭头一看....

人﹗

房门口,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三娘目瞪口呆!,

这男人年约三十,英俊潇洒!

三娘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

天波府内,怎幺会有男人呢?

三娘一阵羞涩,正要伸手去掩饰自己的淫态....

可是,她的手没有力气了!

眼前,就是一个男人!

一个活生生的男人!

不管他是甚幺人,不管他是从哪里来的,他是男人。

三娘全身裸袒,一动不动....

男人含笑望着她,缓缓上前....

他走到三娘面前....

三娘的双腿仍然大大地分开....

两根红红的蜡烛仍然插在穴中....

男人微笑着....

三娘眼中喷着慾火!

男人伸出手来,握住蜡烛,轻轻拔了出来....

蜡烛滑出了洞口,带出了很多水....

三娘细白粉嫩的胸脯一上一下地起伏....

男人缓缓俯下身来....

他的嘴唇贴在三娘的嘴唇上....

滚烫、湿热热的舌头伸入了三娘的口中,缓缓地搅着、舔着....

三娘顾不得问他的底细了,她的舌头疯狂地迎了上去,也伸入他的口中....

多年来未有的享受!

多年未有的刺激!

即使只是一吻,也给三娘带来了无限的满足!

她的眼睛不由湿润了!

她的双手抱住男人的头,就像当年抱住三郎一般,献上了雨点般的吻....

男人的双手也伸到她的背后,抚摸着她光滑的背脊,抚摸那细细的腰肢....

男人的手顺看脊椎骨滑下去....

肥圆的臀部....

细嫩的肌肤....

男人粗大的手指在上面捏着....

「哦....用力....」

三娘从鼻孔中哼出了淫蕩的呼声....

男人的手指顺看那条沟、又滑了下去....

三娘全身颤抖....

手指在沟中滑动,带来了巨大的刺激....

手指一直深入....深入....

手指在最敏感一点逗留....

「啊....我的亲亲....我的丈夫!」

三娘忍不往发出了下流的叫喊....

究竟戒备森严的天波府,哪来一个男人呢?

三娘跟这个男人发展下去,有甚幺离奇的后果呢?

请看下回分解。



--------------------------------------------------------------------------------

话说守寡多年的杨三娘在慾火攻心,心痒难熬之际,鏽房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英俊男子!

多年以来,由于老夫人余太君的森严门规,天波府中再也看不见一个男人。

因此,久渴逢甘霖的杨三娘再也顾不得查问这个男人的底细了!

火热的嘴唇,火热的吻....

销魂的抚摸,销魂的搂抱....

杨三娘整个人沈没在无边的慾海中,一会儿被波浪擡到高高的半空中,一会儿又沈到无底深渊中....

而这些令她销魂的感觉,是她守寡多年以来所没有的,甚至是她想像不到的。

甚至在她丈夫在世的时侯,杨三娘都没有这幺强烈的感觉。

这种强烈的感觉,是眼前这个男人给她带来的。

杨三娘怀着无限感激之情,紧紧搂抱着他....

「亲亲....我的亲男人....」

她疯狂地吻着他....

眼中闪着喜悦的泪花....

从前与三郎在一起的日子,当然很甜蜜,但那时侯,两人行房的次数很多,多了,就不那幺刺激了。

可是今天这个男人就不同了。

期望男人那幺多年....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陌生的男人竟突然出现在她面前!

久旱逢甘霖,这甘霖特别的甜。

雪中送炭,这炭特别的热。

杨三娘在这个时侯退见男人,简直寻回了生命的她守寡多年,思春多年,被性慾煎熬了那幺多年第二春!

「亲哥哥....好丈夫....」

她毫不羞耻地喊叫着....

男人变换了另一样姿势....

三娘顿时感到更强烈的刺激....

「啊﹗好哥哥....你这姿势....太....太....舒服....哦....用力....」

男人柔软的腹肢用力扭动....

一下,一下....强有力的撞击....

三娘的灵魂似乎也随着这一下一下的撞击,一点一点地飞上空中....

「哦....好丈夫....心肝....用力....我....快被你....整得....没命了....」

她的腰肢也不由自主顺应男人的撞击而有节奏地扭助起来....

一下,一下....她在配合男人的节奏....

男人似乎感受到她的双腿夹得更有力,他的呼吸加粗、加速了....

「啊....快活....亲人....亲哥哥....你....太强壮了....慢一些....」

男人并没有慢下来,他反而加快速度了....

一下,一下,彷彿一直撞到三娘心肝之中,带来了无法形容的快感!

「啊....我....不行了....」

三娘一张粉嫩的面孔,已经涨得通红,布满了豆大的汗珠....

银牙紧紧咬着嫣红的嘴唇....

体内的每一根神经末梢都授出了强烈的电流,刺激着兴奋中心....

三娘慼觉到,在自己肉体深处彷彿有一股沸腾的血液....

一下,一下....

男人的每一下冲击,都彷彿在替那股血液加热,血液加热到滚烫的程度....

杨三娘咬紧牙关,似乎要忍受这股令人又爱又怕的热血....

因为三娘知道,如果一旦这股血液蔓延到全身,她快要失去控制了。

那时候,她必然发出疯狂的叫床声!

而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刻,那幺疯狂的叫床声一定会传得很远。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三郎在世的时侯,三娘有一次和他激战,也是遇到同样不可控制的情况,结果她发出了可怕的叫床声,震撼
天波府....

当然,这件事成为天波府的笑话。

不过,那时候,她是跟丈夫行房,名正言顺。

虽然是淫叫,大家都能理解。

可是今天,丈夫已经死去多年了。

如果她再发出淫叫,所有的人都会知道她在私通姦夫。

她就要身败名裂了!

天波府规矩森严,如果女人私通姦夫,就要被五花大绑,投入古井....

她还年轻,她可不想死。

「不想死,就不能叫。」

杨三娘咬紧牙根,极力抑制体内那股热血,不让它蔓延开来....

可是,男人抓住她的两条白嫩的大腿,把它架在自己的双肩上....

一下,一下....

撞击更加有力,更加贴切....

男人的撞击抽送又像在拉风箱,每拉一下,血液的温度就昇高一些....

「啊....不要再动了....好丈夫....再动....我就要....不行了....」

杨三娘一边呻吟,一哀求着。

可是,她的哀求声充满着性的挑逗,反而更加刺激了男人的慾火....

他动得更厉害了!

「啊....我....要死了....」

她的牙齿深咬入嘴唇,一直咬出血来!

她一定要控制住!

但是,肉体的搆造完全不由她的大脑所控制!

肉体要享受,要刺激!

那股血液像一股汹涌的洪水,淹没了全身....

「啊....我....舒服死了!」

杨三娘忍不住叫了一声!

但是,她马上醒悟,「不能叫!」

一叫就要身败名裂了!

她再次使出全身力气,死守后一关!

现在,整个肉体已处在男人的控制之中了,随着男人的冲刺,她的肉体已经不居于她的神经管辖,而成了一
副失控的机器

杨三娘唯一近能控制的就是她的嘴巴。

她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都三娘感觉到,体内那股热血正在不可抑制地向身不能发出声音来。

这样,自己再怎幺放蕩都没关係。

于是,她闭上了眼睛,紧紧咬着牙齿。

男人的速度又加快了!

攻击的火力更猛烈了!

那股热血挟带若无比强烈的淫蕩,从三娘的肉体一直向上昇起....

它就要淹没神经了!

杨三娘心内又爱又慌!

爱的是这种滋味实在是人间极品!

慌的是,她仅剩下最后一道防线就要失守了!

「啊....不行了....快拔出来!....好丈夫....我求求你....不能再抽了....再抽我....我就要....叫出来
了....亲爹....心肝....快....停下来....啊....不能....再插了....否则....我们两个....都要没命的..
..歇一歇吧....好哥哥....」

可是,那个男人似乎完全不理她的哀求。

他提着她的两条大腿,发动了最后的冲锋....

热血淹没了最后的关卡!

杨三娘的神经也失去控制了!

她张开眼睛,正要喊叫....

就在此时,她突然看见,窗口站着一个人!

一个老人!

这老人不是别人,正是余太君!

余太君是三娘的婆婆,也是天波府的主人。

如果被她看见自己偷情,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理智告拆三娘,赶快推开那个男人,向余太君求情,或许可以活命。

可是,在她肉体上,现在正处于最亢奋的时刻!

她的全部神经现在都失去控制了!

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渴求淫蕩!

她再也顾不了许多了!

她的两片红唇终于张开了,发出了疯狂的呼叫﹕

「啊....好丈夫....亲哥哥....用力....插死我吧....小淫妇....要你....你太会弄了....我....宁愿....
死在你的....棍下....哦....用力....这一下....插到....花心了....奴家....好多年....没尝到....这种
滋味了....」

杨三娘的叫床声一声比一声高....

她整个人沈浸在淫蕩之中....

男人快发射了,他暴风骤雨般地挑动....

「啊....好大....好粗....好刺激....亲人....奴家真是舒服死了!」

男人双目圆睁呼吸急促....

「好三娘....妳夹得好紧....」

「不要叫我三娘....叫我....姐姐....」

「好姐姐....」

「再叫....心肝弟弟....再叫!」

「好妹妹....」

「哦....情哥哥....再叫!」

「好婊子!」

「对....我是婊子!」三娘毫不佳耻地大叫着•

「我宁愿做婊子....你是我的好嫖客....」

「小婊子!」

「大嫖客....你....嫖得我....成仙了....」

「漂亮的小淫妇....妳....太蕩了....」

「心肝....你为甚幺今天才来....不然的话....我....天天蕩给你看....」

「好三娘....」

「叫我小婊子!」

「小婊子!淫婊子!我没想到杨家将之中也有这幺下流的女将!」

「我是女将,我是淫门女将!」

「好一个淫门女将!」

「可是我这个淫门女将,永远在男人面前打败仗,特别是你!」

二人你叫一声,我喊一句,简直不把窗外监视的余太君放在眼里。

男人气喘如牛的攻势稍缓!

杨三娘不顾一切,把他推翻在床,自己骑了上去,重新攻击....

「好女将,妳的姿势太美妙了!」•

杨三娘疯狂吞吐....

胸前双峰也随着剧烈摇摆....•

男人面色急变:「行了....我....我要射了!」

三娘闻言,立刻快速套动....

「啊....小婊子,妳....迷死我了!」

「啊,好哥哥....你射了!好烫....亲哥,你烫死小淫妇了....」

二人紧紧拥抱,疯狂喊叫....

好久,他们才平静下来,杨三娘搂住男人,迷惑地问:「你是谁?怎能会到天波府来的?」

男人没有回答,一直站在窗外的余太君却替他回答:「是我请他来的!」

究竟余太君为甚幺要请这男人来嫖三娘呢?

且看下回分解。



--------------------------------------------------------------------------------

话说杨三娘经过一番颠鸾倒凤之后,突然听到余太君说话,她不由大吃一惊。

余太君走入了三娘的房间。

三娘和那个男人全都精赤条条,一丝不挂....

余太君一直走到床边。

杨三娘面红耳赤,急忙抓了一条被单披在自己赤裸的肉体上。

私通姦夫,红杏出墙,在古代是滔天大罪,在天波府内,更是死罪。所以,杨三娘顾不得自己未穿衣衫,急
忙滚下床来,跪在地上。

「婆婆饶命。」

余太君冷冷一笑:「饶命?妳知道天波府的规矩,不守妇道者死!」

杨三娘不敢说话,只是跪在地上,浑身发抖....

她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了。

等待她的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不过,我可以饶妳一命。」余太君突然温和地说了一句。

杨三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因为她知道余太君一向都是执法如山,不留情面的,从来不会心慈手软,
更何况她最痛恨的就是不守妇道的女人。

怎幺今天她会大发慈悲呢?

「要我饶妳一命,有一个条件。」

杨三娘此时,只求能活命,不要说一个条件,即使一百个条件也要答应。

「婆婆儘管吩咐。」杨三娘急忙回答,唯恐余太君又有变卦。

「我要妳想办法,把大娘、二娘、四娘、五娘、七娘都拖下水。」

「拖下水?」三娘一时糊涂了。她不明白,余太君说的『拖下水』是甚幺意思。

「『拖下水』,就是跟妳一样,私通姦夫!」

「甚幺?」三娘目瞪口呆。

「我要妳煽动她们的情慾,让她们都红杏出墙。」余太君严肃命令。

「可是....为甚幺要我这样做呢?」

「原因妳不要问,等到她们一一下水之后,我就会把原因告诉妳们。」

杨三娘一头雾水。为甚幺一向治家严厉的余太君,突然要她的几个媳妇一变成淫妇呢?

「婆婆....」杨三娘有些为难:「这件事,我....我....恐怕做不来。」

「哼!」余太君满睑寒霜:「如果妳认为做不来,我就治妳私通姦夫之罪!」

「啊﹗」三娘浑身一颤。

看起来,余太君是要她扮演一个淫媒的角色,如果她拒绝,只有死路一条。

「婆婆....我....」

「妳肯,还是不肯?」

余太君双目闪着锐利的光芒。

生与死,就在一念之间。

蝼蚁尚且偷生,三娘只好委屈自己了:「婆婆,我可以答应,可是....」

「没有甚幺可是的!」

「可是,大娘她们都是冰清玉洁....」

「妳知道就好!」

三娘不由面红耳赤。

余太君分明是在讽刺她,所有的媳妇都不像她那样淫蕩下流。

杨三娘一脸羞愧,只好厚着脸皮再问:「那我....怎幺可能....把她们....都拖下水呢?」

「妳跟她们是妯娌,应该熟知她们的性格弱点,知道从何下手!」

杨三娘又问﹕「但是....干这种事,需要....有人协助。」

「甚幺人?」

「男人。」余太君指着床上那个赤裸的男人:「他就是男人,他可以帮助妳。」

「他?」杨三娘这才回神稍定,注意到床上还有一个刚刚令她神魂倾倒的男人。

可是,她仍然不明白,余太君为甚幺如此宽容大量?

她还记得,天波府曾有一位丫头私通姦夫,结果被余太君发现,丫环被逐出府去,而那位姦夫则被处死。

如果说余太君宽恕三娘,还可以说是她在包庇自己的媳妇。

可是,躺在床上这个一丝不挂的男人,她为甚幺也不处罚哩?

余太君似乎看出三娘心中的疑怒,微微一笑,指着那个男人介绍说:「他,就是我聘请而来的人。」

「聘请?」三娘糊涂了:「聘请他来干甚幺呢?」

「聘请他来拖妳下水啊!」

三娘脸上顿时腾起两朵红云,羞得无地自容。

「他名叫张冬希,是汴京城内最有名的嫖客。」

三娘闻言,情不自禁又望了张冬希一眼,心想:

难怪他的床上功夫那幺出神入化,难怪地能够整得三娘那幺俏魂蚀骨....

余太君望了望三娘和张冬希:「从今天起,你们两个可以住在一起,你们一起想法子,把几个妯娌一一拖下
水,不得有误。」